献给马蒂斯·H。MATISSE

【作者】痖弦 【朝代】现代


他们又将说这是灿烂的,马蒂斯
双眼焚毁整座的圣母院,自游戏间
房中的赤裸冉冉上升去膈肢那些天使
没有回声,斑豹蹲立于暗中
织造一切奇遇的你的手拆散所有的发髻

而在电吉他粗重的拨弄下
在不知什么梦的危险边陲
作金色的他们是横卧于
一条蔷薇缀成的褥子上——
等你亨利。马蒂斯
马蒂斯是光荣的羞耻

为了枕上的积压的谣言,在夏日
绸缎们如是惊骇你竟茫然无知
而女人们要的便是这小小的伤残
(一个天鹅绒的阶段!)
或假装抵抗你
在镜子的抄袭下
或看水 背后
空气在她股上
野蛮而温柔

马蒂斯,我和你并无意
使一切事物成为亡故
柘榴也曾饱饮你的时辰,在巴黎
床边的顾盼竟险阻如许;
不听管束的夜,炫目的墙
轰然!一团普鲁士蓝的太阳
奇妙的日子啊马蒂斯
你固已成为她们肌肤的亲信
则她究竟有几个面颜?!
而色彩犹如是扯谎,且总觉
有些什么韵律
在笑谑间
流入晨曦的心里



虹的日子
你诠释脱下的女衫的芬芳的静寂
你诠释乳房内之黑暗
(一朵花盛住整个的夜晚!)
你诠释被吻啃蚀的颈项。十二时以后的
他们的眼
总容易是风信子

自你炙热的掌中她们用大块的红色呼救
你微笑,匆急如第一次
描一席波斯地毡在别人妻子的房里
而除了脂肪跟抱怨
在翘摇的被中的租来的游戏
除了每晚为一个人躺下;马蒂斯
早晨并不永恒
她们已无需意义

这一切都是过客
她们全部的历史止于灯下修指甲的姿态
甚至河也有一个身体,由速度作成
而在她们发茨间什么也没有诞生
黄昏。钟鸣七句
没有人行将死于什么。没有消息
而你涂绘他们成为那样彼等并无所知;
面对你玄色的素描老爱问:
素馨吗?是素馨花吗?是素馨花啊
(回答她们的顶多是一群办晚报的男人!)
只有你,马蒂斯
签你的名字在她们痴肥的脚上
给她们一张脸
一声嘘息



以一根摇曳的堇色线条去纺织岁月
使虹发出香味,使布匹唱歌
一声轻喟吹起五朵跳舞是你美丽的吓阻
薄荷饼的那种美好是她们被俘的眼色
当每日例行的凄苦蝙蝠般来到
一朵烟花俯身 下而自一支小小的铅管里
你挤出整首的朔拿大
和大半个巴黎

消耗所有的光高声呼唤死者
弯身走进墓穴去开采蓝色
独对这没有栏栅的春
你长长的丝梯竟不知搭向那里
床单迤逦向南,在甜蜜的骚动间
她们在呻吟中占领了你而你总给对方以一头海豹的气息
而人们说血在任何时刻滴落总够壮丽;
一房,一厅,一水瓶的怀乡病
一不听话的马蒂斯

就因为那重建的紫罗兰
很多灵魂参与你裸之荒嬉
就因为那微笑,水星沉落
就因为你哄他们安睡,尽管
在他们的头下
一开始便枕着
一个巨大的崩溃……

而马蒂斯,你总是通达的
当里维拉街的行人如一支败坏的曲调
你乘坐肮脏的调色板
向日渐倾斜的天堂
转身逆风而上
标签:
作者介绍
痖弦(1932- ),原名王庆麟,创世纪诗社成员之一,出版的诗集有《痖弦诗抄》(1959)、《深渊》(1968)、《痖弦诗集》(1981)等。 故某省长神山神上校伞红玉米盐坤伶C 教授巴黎芝加哥水夫如歌的行板焚寄T·H弃妇乞丐水夫瓶秋歌献给马蒂斯从感觉出发一般之歌给桥远洋感觉深渊歌殡仪馆无谱之歌给超现实主义者 百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