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作者] 林子 [朝代] 现代
野兔吃了一条虫子从此不会说话了天空上的云滚动消失。痛苦的树走动着太阳躲进石头里猎人的枪瞄准了自己的鼻孔
[作者] 顾城 [朝代] 现代
我把你的誓言把爱刻在蜡烛上看它怎样被泪水淹没被心火烧完看那最后一念怎样灭绝怎样被风吹散
其次,就这样了
[作者] 天乐 [朝代] 现代
应该!看不到阳台上阳光的苦涩哀伤拒绝过秋老虎的年轻的树木们无爱无恨无人问津它们在空阔的街道上摆棋子只呆了一会儿,呆成了呆子这时,麻木幻想的人穿着雨衣走过来他们不会让我想到群岛的孤独与叫喊街道上没有河流也不用努力回到...
机遇
[作者] 林子 [朝代] 现代
一条猪把一口池塘当作一面镜子反复追问自己的性别与性格必须坚持十天十夜突然有雷鸣声蜻蜓赤裸着双脚这个弧线具备一定的优势舌头被禁止
如果你是玫瑰
[作者] 郑单衣 [朝代] 现代
如果你是玫瑰就请在这火红的夏季深深鞠躬你是我前天的花朵,也是我后天的花朵如果你爱我如果你是玫瑰就燃烧着幸福!就踏着正步,穿过梦魇把你的刺,深深留在我肉中可我,并不在这儿我是在更高的空中行走如果你是玫瑰就把沉重的头转...
度牒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这是故居的园林,石阶向圮废的庙宇今夜你同谁来呢?同着来自风雨的不羁,抑来自往岁的记忆额上新的殿堂已醮起,而哪儿去了我们昔日油纸的度牒我再再地断定,我们交投的方言未改那蒲团与莲瓣前的偶立或笑声中不意地休止啊,你已陌生...
同谋
[作者] 北岛 [朝代] 现代
很多年过去了,云母在泥沙里闪着光芒又邪恶,又明亮犹如腹蛇眼睛中的太阳手的丛林,一条条歧路出没那只年轻的鹿在哪儿或许只有基地改变这里的荒凉,组成了市镇自由不过是猎人与猎物之间的距离当我们回头望去在父辈们肖像的广阔背景...
二月
[作者] 刘文旋 [朝代] 现代
二月。固执的孩子的梦想迷住了眼睛。我们将往何处去?看!地上正长出尘土石头被抛向蓝色天空它落在命运的练习簿上而我们则低下头,象北欧的乐声
给乐观者的女儿
[作者] 多多 [朝代] 现代
噢,你的情节很正常正像你订报纸查阅自己失踪的消息一样乐观者的女儿请你,也来影响一下我吧也为你的花组织一个乐队吧:看,你已经在酒店前面的街上行走已经随手把零钱丢给行人还要用同样的仪态问:“哦,早晨早晨向我问候了吗?”...
念秋
[作者] 钟玲 [朝代] 现代
由一个雪国飞渡到另一个雪国来那边白得冰封千里这边白得直逼青天总怀念孕雪的季节我们穿过疏林踏过深秋落叶柔软的床垫手擎燃烧的红叶枝子燃烧一如我们双眼
四季的节奏
[作者] 刘自立 [朝代] 现代
顽石,你硬吗?可我要划你一刀留下这一个凹,柔和的,温暖的是夏天的生命,是泼辣的姑娘看一道暗中的光,辟开了,那座秋天的门我和她披着太阳,闯进了落日的山前希望的红云,升腾,扩散,弥漫随后是雷,是雨,是雾,是霞,是夜风身...
别再说……
[作者] 刘半农 [朝代] 现代
别再说多 厉害的太阳了,只看那行人稀少的大街上,偶然来了一辆马车,车轮的边上,马蹄的角上,都爆裂出无数的火花!啊,咖啡馆外的凉棚,一个个的多 整齐啊!可是我想到了红海边头,沙漠游民的篷帐,我想到了印度人的小屋,我想...
在丰城的长堤上走过
[作者] 林北子 [朝代] 现代
在丰城的长堤上走过堤下是泥沙,陈旧的黑船和迷茫的赣江没看见雾,我就是一团平静的雾瘦长,在长堤上走过然后蹲下来,细细地看着草坡上的牛群想一想牛儿是否也有爱情天色已晚,我远离城市、报刊和消息但一小时有一列车,轰鸣着冒着...
看啊,这人
[作者] 刘自立 [朝代] 现代
我行走在自己的牙齿上而他,一双眼白拓开广场我们交臂走过,舌头上卷起死掉的贝多芬建筑,在电脑上卸去长裙以弗所,一个神圣而卑微的名字像蛇,引伸出一条漫长的路一直通向大海和额头上已被钉死的诗句是的,她咀嚼大海的声音引来了...
死亡
[作者] 田晓青 [朝代] 现代
他们谈论你像谈论一个已故的人你就这样死了在故事的复述中在语言的十字架上你一次又一次地死去你就这样死了手中紧攥着伤口像攥着一个秘密
说法
[作者] 竖 [朝代] 现代
一个长成树一个长成鸟两个都努力活着好给生命一个说法鸟飞走了树留在原地时间过去了鸟回到树上对树说“哪都一样”树说“这里每天都不一样”
否认
[作者] 北岛 [朝代] 现代
蒙面的纪念日是一盏灯笼收割从夜间开始到永恒 从死者的眼里采摘棉花冬天索回记忆纺出十年长的风 日子成为路标风叩响重音之门果园没有历史梦里没有医生 逃离纪念日我呼吸并否认
上校
[作者] 痖弦 [朝代] 现代
那纯粹是另一种玫瑰自火焰中诞生在荞麦田里他们遇见最大的会战而他的一条腿诀别于一九四三年他曾经听到过历史和笑甚么是不朽呢咳嗽药刮脸刀上月房租如此等等而在妻的缝纫机的零星战斗下他觉得唯一能俘虏他的便是太阳1960年8曰26日
把眼睛闭上
[作者] 芒克 [朝代] 现代
把眼睛闭上把自己埋葬这样你就不会再看到太阳那朵鲜红的花是怎样被掐下来被扔在地上又是怎样被黑夜恶狠狠地踩上一脚把眼睛闭上把自己埋葬这样你就会与世隔绝你就不会再感到悲伤噢,我们这些人啊我们无非是这般下场你是从黑暗中来的...
鸟儿飞离城市
[作者] 剑枫 [朝代] 现代
漫长的夏季使我一无所有我的梦想与诗情在烈日下片片凋谢鸟儿开始飞离这座城市可这时秋天的第一枚落叶还没有从你哀伤的眼神里飘落你们在用哪一只耳朵谛听那鸟类的翅膀划过空气的声音你们如何知道那不是落沙的声音不是飘雪的声音不是...